2016-02-17

紐西蘭南島 – 農莊生活體驗 Farm Stay


在紐西蘭的最後一晚,是整趟旅程最痛苦的一晚
因為要來去農莊住一晚,一泊二食體驗紐西蘭最道地的Farmstay
所以吃完午餐,領隊司機就把我們送到某個公園集合地,等著農場主人來領養我們
我們就跟一群等著被領養的孤兒一樣,坐在遊覽車裡戰戰兢兢、自導自演地想著
這台開過來的車子是來接我的嗎? 不知道我的新爸媽人好不好? 會不會虐待我~~~

我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去別人家作客,他x的有夠不自在的
旅行社是好意讓我們體驗道地紐西蘭農莊生活、也是難得有機會去外國人家看看
不過我在國外生活過實在不需要這種經驗啊~~~
而且這種farmstay就跟以前去國外住home pa home ma家一樣,惡夢!!!
加上跟我住同農莊的團員幾乎都沒辦法講英文,所以我當了一整天的翻譯,好累啊~

農莊有非常多種,有的養羊養牛、種蔬菜水果等等,大家就抽籤看運氣去跟那種動物住
我瞇著眼問領隊他住哪,他說很可憐啦汽車旅館啦,我說那我跟你換! 我不要被領養!
他痞痞的說,他才不要咧,因為他想好好休息,不要當整晚的翻譯~




來接走我的女主人非常有氣質,一到她家門口,我就整個被收服了~ 好漂亮的花園洋房啊~
門口有一棵200多年的松樹,是他們當初買這塊地的時候就有的
他們一眼就愛上,所以在這裡自己蓋房子、自己整理大片的農場牧場
房子是幾十年來逐漸擴充增建的,絕美的花園也是,一大片繞著整個房子
看的出來非常用心隨著季節種不同的花、整理出步道、小花房、前後庭院



前廊上有著休憩的桌椅,不過看來是積了很久的灰塵
主人的兩個女兒都嫁人生小孩了,所以現在只剩兩個夫妻自己住



非常標準的起居室、客廳、餐廳



大到很誇張的浴室,還有幾間改裝成客房的房間



女主人的領土,明亮擺滿瓷器的餐廳
女主人先燒水招待我們喝杯茶、聊聊天



然後帶我們去花園走走逛逛、順便去參觀他們的牧場



養了可愛的一貓一狗,非常親人,不停撒嬌~



附近幾畝地都是他們的,可是完全沒有請人,都是夫妻倆自己在顧



現在是剛好有請外面的包商contractor來幫他們處理牧草
以往這種將牧草割下曬乾、包裝儲存準備過冬的活都是牧場主人自己做,需要好幾個禮拜
現在全部機械化+外包,半天就可以處理好



我的新爸媽家裡是養elk的,你們一定沒看過elk是啥米齁? 我也沒有
是一種加拿大馬鹿,所以是鹿,非常巨大、會踢死人、頭上還有長角的那種鹿
我的新爸媽可是紐西蘭非常有名、專門在做種鹿繁殖培養+鹿茸割取買賣的大盤商
一路上都在跟我們解釋他們怎麼培養繁殖這些鹿、怎樣割取鹿茸 (你知道有多難翻譯嗎?)
所以我對鹿茸割取買賣&雄鹿配種基因登記的知識絕對比馬總統豐富很多
阿不過由於我玩完回來到現在實在有點久了,所以也忘的差不多了

反正我的新爸媽就是靠養年輕雄鹿,賣或租借給別人配種
然後,小鹿生出來都要去抽血驗DNA幫忙做基因族譜登記,避免近親交配基因突變
妙的是他們對台灣很熟、也來過台灣,因為台灣中部有人會跟他們進口種鹿
另外華人很瘋鹿茸,所以他們的鹿茸一部分賣給西藥廠做成運動員的精力保健食品
絕大多數通通銷往台灣香港,每年都會有人特地去找他們挑貨

對於鹿茸的功效,西方醫藥研究也證實是有恢復活力、活絡血路的作用
女主人也非常詳細的跟我解釋要怎麼剪鹿茸、哪個季節剪、怎麼剪、剪下來怎麼保存
因為需要麻醉加上會出血,只有獸醫能做,所以男主人也必須去考執照、每兩年renew一次
角還不能一次剪完,需要分兩次剪取包紮對鹿才安全
所以說行萬里路勝過讀萬卷書,我這輩子怎麼可能會需要懂這些鹿茸安全剪取使用須知呢?



我的farm stay女主人非常有氣質,家裡有個超級漂亮又精心整理過的大花園
屋裡也擺滿了精美的瓷器,可惜的是她屋內擺設的全是假花,連耶誕花圈飾品都是塑膠的

我趁著她帶我們參觀牧場的時候觀察四周的植物
等她去準備晚餐的時候拉著其他室友一起到處採集花材
花了半個小時,用枯枝+超市買的麻繩,編了個充滿松香的花圈給她
時間不夠只編半圈,不是太圓也無法修的太精緻
但是已經讓女主人喜出望外馬上掛起來將塑膠花圈換掉
並且說她以後要好好研究怎麼多利用她花園&農場裡的美麗花材

獻醜了,但是我非常有成就感~



晚餐準備好了,是非常簡單的通心麵+炸魚+蔬菜+馬鈴薯沙拉
但是分量多,又不好意思不吃完,吞的好痛苦,加上還要聊天+翻譯~~~~~
而且不是那種風花雪月的話題也,女主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台灣的老人照護
然後就是國際情勢跟台灣的外交、教育制度、幼教托育,我真的是累到

男主人在牧場裡忙,姍姍來遲也沒加入晚餐,就先坐在客廳裡看報紙看球賽
等我們吃得差不多了,他才入座,隨意大口塞完就繼續去忙他的懶得理我們

吃完晚餐還不能告退,坐到客廳裡繼續喝茶聊天,然後我們也送一些台灣的小禮物給女主人
女主人其實非常健談,因為她從20年前就開始招待國際學生,大多數為日本人跟印度人
她的兩個女兒現在也才32 & 34歲,所以從中學家裡一直都有不同國籍年紀的學生來住
很能夠找話題、問問題、帶動討論,所以除了聊天翻譯的很累之外,其實不太尷尬



隔天早上,女主人溫柔地敲門叫我們起床之後,就開始吃早餐
早餐很簡單,就是煎蛋+培根+烤土司,牛奶+麥片,還有一些果醬
不過才剛吃完,女主人拿出這兩個比手掌還大的我乍看還以為是假牙,嚇我一跳
其實這是鹿角,就是第一次把角剪下之後,不能剪太深,還需要留一小截連著腦袋包紮好
這一小截過一兩個月後會自動脫落掉在地上,他們就去撿回來
所以平的那一面是被鋸子鋸掉的,這種靠近底座的營養最差價值也最差,所以不太有人要
拿來當紙鎮應該不錯,哈~ (只是一大早又要翻譯這麼學術的話題,我都快中風了)



吃完早餐,收拾一下行李,我準備了一張卡片,幫其他室友翻譯讓大家寫一寫,送給一日爸媽
就開心送我們回到集合的公園,去見失散了一天的親友們~ 我真是太高興了!
回程的行程意見調查表,我馬上建議,可以把farm stay的行程取消掉,有夠痛苦的!



紐西蘭地廣人稀,所以農田灌溉都是靠自動化的機器灑水
定點定時供水,還可以輸入路線讓它們自動跑遍整個農牧場
有的還可以偵測感應天氣溼度,就不用明明下過雨或濕度高還浪費水
這種長臂灑水器都非常巨大,最長的有2km那麼長,超級驚人的
紐西蘭的農牧場用水其實是有管制的,像我住的那間的男主人
晚上10點還得特地跑去開水閘,因為他那區的灌溉用水只供應晚上10點到凌晨2
他就必須先去準備處理一下機器跟供水,免得錯過來不及澆水~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